沐颜

浪漫

撒野日常4

ooc怨我


“亲爱的顾飞同志,”蒋丞无奈地叹了口气,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别动,“咱们能先吃个饭么?”


“不能,”顾飞趁着他双手都提着东西,用一边手把他抵在门上,另一边手比了个枪的姿势放在他脑门旁边,十分流氓地凑近他耳边说了句:“打劫。”


“啧,”蒋丞冲他示意了一下自己两边手领着的袋子,“双手举不起来,无法配合您继续表演。”


“哦,”顾飞被他这么一说逗笑了,往他嘴上撮了口,帮他接过一个袋子往厨房走,“真是辛苦我男朋友了啊。”


“不辛苦,”蒋丞没穿鞋,脚丫子踩着光滑的地板感觉还蛮舒服,粗略地扫视了一遍屋子,才提着另一边比较轻的袋子跟着他往厨房那儿走。


没回来之前还不觉得什么,把袋子搁在了桌面上之后就感觉手腕那儿有点酸,眼睛往顾飞那边瞅着,不怎么在意地揉了揉手腕,脑子里突然崩出个顾飞平时自己怎么拿的了这么多的念头,没头没尾地冲着他问了句:“平时你也这么提着回来?”


“嗯?”顾飞从袋子里拿了肉出来放到水盆里头,扭开了水池的开关,像是理解了他在说什么,才答了句:“没,一般不买这么多菜。”


“这多么?”蒋丞疑惑地皱了皱眉,虽然刚才在手上称了那么久有点重,但是刚刚在菜市场应该也没买什么,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又打开那两个袋子看了眼,“好像也没多少啊。”


“不多。”顾飞点点头表示赞同。


“顾飞,你……”蒋丞顿了顿,把菜从袋子里拿出来,像是有点不太满意地说了句:“你可别替我省钱,好歹也得让别人知道你有男朋友养着,成么?”


“嗯,”顾飞笑了笑,弯腰到橱柜下格拿了个锅,把洗好的肉放了进去,“平时自己吃不了那么多。”


“顾飞,”蒋丞听见他答非所问的回答啧了声,又扭开了刚被关上的水流,“到底成不成?”


“成,”顾飞大概能猜到他现在有点不爽,用手拧开了煤气炉开关后往口袋摸了摸,指尖没触碰到那个东西的时候愣了愣,无声地叹了口气,把收紧的手又放松,从口袋里伸出来,放低了语气安抚着蒋丞,“别生我气,好不容易回来吃顿饭。”


“我压根就没生你气,”蒋丞把装着菜的菜篮子递给顾飞,拧着眉头低声说着:“就是吧……心里会有点那什么……”


“你是我男朋友,”顾飞打断了他的话,把菜篮子往桌子上放的时候手上沾了点水,垂着眼眸甩了甩水,看不清是个什么神情,只是听到了他清晰的声音在不大不小的空间里显得坚定有力,“我信你,你也信我。”


“我没……”蒋丞想把他搂在怀里,就冲着他的方向走了几步,不知道是厨房水太多还是脚下踩到了什么,步子没走稳,又收不住脚。蒋丞闭上眼放弃挣扎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顾飞嘲笑自己的表情。


谁知道顾飞也没反应过来,差点被他压倒的时候才稳住了脚步,把他抱住了,两个人的鼻尖离得不过二十厘米,气息喷洒在对方脸上满是带着躁动的引诱。


顾飞的眼睛眨了眨,带了点惊讶的意味看着蒋丞。蒋丞迷迷糊糊地感觉嘴唇贴到了一个很软的东西,伸出舌尖舔了舔的那一刻,就像是脑子里突然炸开了烟花,猛地把舌头往里面深入,两个人的呼吸倏的就乱了。


不知道是谁碰到了哪个地方,有一些不适宜的嘈杂声让蒋丞回了神,微微喘着气把顾飞松开了。


“丞哥,”顾飞冲着他勾了勾嘴角,“先吃饭再吃别的吧?”


“嗯?”蒋丞被推出厨房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讲的是什么,一时间不知道是该笑还是不该笑,到最后也只是弯了弯嘴角坐在了沙发上。


突如其来的意外跟精虫上脑,让优秀的蒋丞选手措不及防,并且十分满足地亲吻了十分具有引诱性的男朋友——顾飞。


蒋丞摸着沙发上有点年代感的布笑意更明显了点儿,眼睛往顾飞那边瞅,听到从厨房传出来的忙碌声时让蒋丞有点感概,像是终于从云里雾里的地方回到了现实,回到了家。


“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


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蒋丞的思绪,也没顾得上看是谁就按了接听键。


“哪位?”蒋丞问了句。


“丞哥,你现在能不能来这边一趟?”电话里的女声显得有些迫切。


蒋丞举着电话没开口。


“喂,丞哥?听的见吗?”女声赶忙补充了句:“指定你要过来的。”


“不能不去?”蒋丞闭了闭眼睛,语气有些不耐烦,好心情都被这通电话搅的一干二净。


“这怎么能行呢,”那边说了最后一句就急冲冲地挂了,“你快过来吧。”


“操。”蒋丞猛地把手机扔在沙发上,抓了抓头发,骂了几句脏话。


顾飞端着菜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他这个模样,心里猜到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问了句:“怎么了?”


蒋丞看着他张了张口,不知道怎么把话说出来,只是支支吾吾地重复着“我”字。


“工作上的事儿?”顾飞把菜放到了餐桌上,低着头问他。


“嗯,”蒋丞急冲冲地想解释,“我真不知道今天还有工作。”


“啊,”顾飞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一瞬间僵硬的身子又被迫放松,勉强勾了勾嘴角算是露了一个笑,眼睛就看着桌子,说了句:“那你去忙吧,注意安全。”


“顾飞,你……能不能别老这样啊?”蒋丞看着顾飞的表情一下子火气就更旺了,不知道怎么解气只好踢了踢沙发。


“丞哥,”顾飞把目光对着他,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在往两个人最脆弱的地方敲击,“我说你留在家陪我,你就能留下?”


“我……”蒋丞不知道能说什么,该说什么,但是又看不惯他冷着脸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开,没留神就凭着脑子里的冲动把自己想说的话喊了出来,“我把工作辞了不就行了?”


这一句话把他自己也给吓到了。


顾飞没说话,把视线移到了他的脸上。


空气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连自己喘气的声音都听得清。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蒋丞皱了皱眉头,张了张口还是不知道怎么解释。


我没想着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不是故意的?


操。


蒋丞憋着气没地方撒,捡了手机就往门外走,顾飞慢慢让僵硬的动作放松,听着他把门摔上的声音揉了揉眉头,走进去厨房里面把其他菜都拿出来放到桌子上。


没有别的事情可以让自己动起来的时候,才呼了一口气,把头抬起来看着头顶的白炽灯。


好累。


评论(1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