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颜

浪漫

撒野/日常6

ps.歌词是我编的,甜度是真的。


“要去哪儿?”顾飞跟他的手十指相扣,跟着走路的动作在缓慢摆动。秋风萧瑟,连地上的没多少重量的堆积物也被席卷到了另一个地方,灰尘在地面扬起一层不明显的涟漪。


“去个地方,”蒋丞把他拉到自己左边,仰着头呼出一口气,“你想不到的地方。”


“好,”顾飞把两个人相握的手又紧了紧,看到脚下的影子时忽然意识到街灯已经泛起光芒,抬眸则是夜色温柔。两个人的手心跟街上的温度呈现出两种状态,一个微凉,一个温暖,而两个人都贪恋温暖,不愿舍弃彼此。


“丞哥,”他问了句:“这种气氛是不是像在演偶像剧?”


“不像,”蒋丞啧了声,“偶像剧都配不上我们。”


“是,”顾飞把两个人的手伸进自己的口袋里面,捏了捏他的手背,低着眸子小声地说了句:“我有点紧张。”


“紧张个屁,”蒋丞清了清嗓子,眼睛往左右看着,用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了句:“我这次给你的绝逼是惊喜。”


“哦,”顾飞抬起眼来看他,嘴角嗜着笑,“不是惊吓啊?”


“你大爷,”蒋丞瞪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给过你惊吓了?”


“你头一次亲我的时候,我吓了一跳,”顾飞顿了顿,啧了一声,接着说:“我本来还想你待会儿要干什么,结果你就睡了。”


“我操,”蒋丞用另一边手捂住他的嘴,“顾飞,你别造我遥啊。”


街上没多少人,两个人都没看时间,现在看来应该是已经很晚了。


“丞哥,你别在大街上诱惑我。”顾飞压低声音说着,气息喷洒在手心里有点痒,蒋丞还没来得及把手撤回去,就被顾飞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的手心,还十分没有歉意地眨了眨眼睛,“我控制力不好,没忍住。”


“顾飞你个狗操的玩意儿。”蒋丞把手往衣服上抹了抹,忽然就停了脚步看着顾飞。


“怎么了?”顾飞问了句。


蒋丞没说话,左右看了下确定没人的时候,松开了两个人紧紧握着的手,猛地搂住他亲了几口,两个人的舌头相互交缠是他最喜欢的亲吻方式之一。


嘴唇分离的时候蒋丞还有点意犹未尽,但也没继续下去,再继续下去估计就得走火。


啊,色欲使君迷。


“丞哥,”顾飞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了句:“想不到你这么饥渴。”


“好几天没看着你了,”蒋丞牵着他走,“不饥渴我都不是男人。”


“啧,”顾飞笑了笑,“我也饥渴。”


“少废话,”蒋丞说:“快到了。”


两个人拐了个弯,前面就是一所不怎么大的学校,荒废蛮久的了。顾飞在这片地方住了这么久,也知道这所学校有个后门,进去就是操场,平时没什么人走动所以都不上锁,杂草也没人修理,就是不知道蒋丞带他来这儿干什么。


“顾飞,”蒋丞打开后门走了进去,颇有一番要登上舞台表演的架势,冲着顾飞说了句:“进来吧。”


“嗯,”顾飞应了声,跟着他后面走,“需要闭眼么?”


“不需要,”蒋丞蹲下来不知道在地上找着什么,“睁眼看就行。”


“看哪儿?”顾飞看了眼周围。


“看天上,”蒋丞手中的火光闪了闪,连忙往后退了几步,指着天上让顾飞看,“快看。”


顾飞眼眸颤了颤,夜色是其他色彩最佳的展示时间,烟火在上升到一定程度后散出自己最绚丽的模样,组成了两个人极少提及却又烙印在心口上的三个字——我爱你。


有一个小降落伞从空中缓缓抵达顾飞的手心,里面没有装着什么,就只是两个小人亲在一块儿的样子。


“怎么样?”蒋丞走近他,“是不是惊喜?”


“是,”顾飞拿着这两个小人,“十分惊喜。”


“还有呢,”蒋丞拿出了手机,点开了一首音乐,“听好了啊,你丞哥给你唱的。”


“嗯。”


顾飞笑了笑,跟着他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手机里的播放器里播着钢琴曲如泉水一般,衬着蒋丞磁性的声音,让其中掺杂了点儿性感的意味。


“跌落深渊之底遇见谁,


生活偏离车轨


一曲哼完酒醺笑微醉


色欲引诱犯罪


沉寂已久的心在作祟


匆促慌张后退


难言之隐口中多迂回


画面破碎


字笺写的会是谁


要勇敢的去追


摆脱宿命轮回


缘分牵引你我步入正轨


撒野奔跑拥抱谁


心跳加快为了谁


光影留念喜悲


一个眼神就能让我沉醉


想要跟你到老不会后悔”


“顾飞,”这首歌不长也不短,放到最后那一句时,蒋丞忽然从口袋拿出了一枚戒指,单膝跪在地上,跟着歌词念了一句,“我想跟你到老不会后悔。”


顾飞没说话,向他伸出了手,见他没有动作的时候笑了笑。


“我愿意,”顾飞说,“十分愿意。”


蒋丞听到这一句的时候几乎是马上给他戴上了戒指,也顾不上这个仪式是不是郑重,心跳的声音已经超出了正常频率,只能依靠两个人唇齿相依来缓解。


这次的烟花是夺目的烟花,亲吻也是虔诚的亲吻,天地为鉴。


他是真的想跟顾飞白头偕老。


end.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