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颜

浪漫

撒野/我想你了7

※丞飞丞

※尽量不ooc

※点进来没错


  脚下是楼梯的阶级,脚尖轻踏过的每层阶梯,都像是在预谋着一场盛大的音乐会,跳动着的那颗心则是这场音乐会的主演,仿佛鼓点在敲击,愈来愈快的速度于禁闭的门后偃息旗鼓。


  “顾飞哥,我不是故意的。”


  听那个男孩子的声音应该是顾飞的学生,这样进去大概会有些唐突,蒋丞偏了偏头,想先找个能落脚的地方呆会儿,但是门内正在交谈的话题却让他顿住了脚步。


  “顾飞哥,你男朋友好像很久没来接你了啊,是不是太忙了?”齐栩站在顾飞的办公桌前,心里暗暗祈祷自己的小心思不被发现。


  “别扯偏,现在在说你成绩的事儿。”顾飞用手指在他的成绩单敲了敲,鼻梁上还架着眼睛框,目光就透过眼镜片注视着齐栩,添上了点儿严肃。


  “啊,顾飞哥,这次我真不是故意的,”齐栩舔了舔小虎牙露出揶揄的笑,朝着他说了句:“就可能没休息好,不在状态,你放心,我下次肯定考好。”


  “行,”顾飞伸手把眼镜框摘了下来,打算用布擦一下眼镜片的灰尘,接着带上了半是开玩笑半是威胁的口吻补全自己未说完的话:“下一次考差你自己想着怎么来见我。”


  “啊,顾飞哥你也太狠了,”齐栩自从开学以来被顾飞选中当课代表后就知道顾飞并不是喜欢刁难人的老师,就是自己太皮,都会被管个几次。他朝着顾飞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那张椅子,得到顾飞的应允后才坐了下来,刚坐下来没几秒就瞄上了他擦眼镜片的手指,迟疑问了句:


  “顾飞哥,你手上戒指今天不戴啊?”


  “嗯。”顾飞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下,没想过多解释原因,毕竟这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之前看你天天都戴着,跟什么宝贝似的,”齐栩嘟囔着,像是忽然猜到什么一样瞪大了眼睛,问了句:“不会是掉了吧?!”


  顾飞把眼镜框重新架到鼻梁上时,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薄唇略微动了动,大概是想说出一句什么话的时候就被突兀的敲门声打断了。


  “谁?”


  顾飞动了动,身体先一步已经离开了椅子,齐栩看见他这模样,便十分有眼力地冲他摆摆手,而自己已经小碎步地跑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人让他愣了愣,看了几秒钟有些发黑的表情才想起来这是顾飞的男朋友,他冲蒋丞眨了几下眼睛,示意他顾飞在那里,随后小声问了句:“来接顾飞哥啊?”


  这一话一问出口,空气中那点儿沉默就被放大了好几倍,就跟名为沉默的气球忽然炸了,还顺带点儿尴尬的那种氛围。


  “齐栩,”顾飞不着痕迹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将书桌上待改正的试卷递给他,“你先回去改试卷。”


  “哦,好。”齐栩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从这奇怪的氛围来看,他这个时候留在这儿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听到顾飞的话后就顺着这个意思来,走过去伸手扯过试卷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还懂事的将门给合上了。


  “丞哥,”顾飞看了眼蒋丞把手背到身后的样子,问了句:“你怎么过来了?”


  “戒指丢了?”蒋丞盯着顾飞,想从他脸上看出点儿什么,也想从他嘴里知道到底这戒指怎么回事儿,是不是戒指他不想要了,这段感情是不是也不想要了。刚站在门外边听到两个人的交谈戒指的时候就压抑不住自己的烦躁,脑海里蹦出来的都是这些句子。


  “丢了,”顾飞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停顿了好几秒才又添了一句,“不是我自己丢的。”


  听到这句话蒋丞莫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他自己丢的就行,只要不是他丢的那就一定是别的原因。大概会这么想的念头都是出于本能,因为他对顾飞永远带着信任。


  两个人又沉默了几分钟,蒋丞轻声咳了咳,目光躲闪了一下,背于身后的手腕动了动,将藏在身后许久的玫瑰花暴露在两个人的面前,“送给你的。”


  顾飞愣了愣,抬起眸子跟他对视了很久,久到蒋丞以为他不打算收下这束玫瑰花的时候,顾飞才向他走过去,伸手接了那束玫瑰花。


  尽管蒋丞知道两个人的手避免不了触碰,带着温度的手指尖一触即离的时候心里还是不可避免地颤了颤。他看见顾飞很小幅度地勾了勾嘴角,朝着他轻声问了句:“这次是玫瑰花了?”


  蒋丞听到这句话也愣了一下,记忆忽然被拉回前一年的情人节。


  细腻的沙子被两个人踩到脚下,海风吹过来的时候头发不受控制地往后扬,两个人肩并着肩,两对脚印在这海边留下了属于彼此的印记。蒋丞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叫他在这儿等一会自己,顾飞点了点头让他去了,谈恋爱没必要限制自由。蒋丞回来的时候,顾飞第一眼看到的是他耀眼的笑容,随后入了眼帘的就是他明目张胆采的野花。


  “顾飞,送你的,”蒋丞咧着嘴,风里传过来的声音不大清晰,于是他又往前走了好几步,走到了顾飞的面前时,他才将手伸出来,一束野花就这么躺在他的手心,他笑着问了句:“惊喜吧!”


  “十分惊喜,”顾飞十分配合地扯了扯嘴角,接过花的时候还顺口问了句:“丞哥,你有没有听过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我采的也不是路边的,”蒋丞看了他一眼,“有的收还不乐意啊?”


  “乐意,”顾飞折下一支花骨朵,凑近了蒋丞的鼻翼,伸手触了触他的头发,那朵花就这么被搁置在柔软的发丝上面,“下次想收玫瑰,送不送?”


  “送送送,”蒋丞笑了笑,也不知道头发上多了朵粉色的小花,亲了亲他的眉眼接上一句:“必须送。”


  回忆在这就断了,蒋丞皱着眉头想把自己遗忘的情节记起来,确是无果,脑海中却只能隐隐约约记得两个人还约定了点儿什么。


  “你……确定要送给我了么?”顾飞没得到他的回应,又目光闪烁不定地问了他一句。


  “是啊,”蒋丞肯定地应了句,脑子里也没想太多,他就是想跟顾飞过一辈子,白头偕老的那种,“这次是玫瑰了,收不收?”


  “好,”顾飞紧紧攥着玫瑰花,沉默了几秒后才吐出一口气,低声说了句:“我收了。”


  


  tbc.


评论(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