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颜

浪漫

撒野/鲸落

🍧

※请搭配bgm「风居住的街道」食用

※ooc怨我

※不看就后悔系列

  00

  鲸鱼的沉溺,是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

  01

  城南的天空蒙上了一层浓厚的雾气,仿佛被泼了一身墨色,白色的炽光灯附在墙上,自上而下地笼罩着顾飞的脸庞。

  大概是因为许久没触碰到阳光,空气里的浮沉物越积越多,连狭窄的空间里有一种潮湿的气味,蒋丞给顾飞掖了掖被角,凝神看了片刻才用手指拨开了遮盖着顾飞眼睛的发丝。大概是思及空气不大顺畅,蒋丞便勉强直起身子,走过去推开了窗户。

  四月的风携着凉意涌入窗口,吹散了蒋丞微微泛白的头发,他的手指搭上窗台,目光往不远处看去,那张还未燃尽的白色纸屑在空中肆意飞扬,等到了看不见的时候蒋丞才吐出了一口浊气,眼眸中的世界开始模糊,心脏跟着手指敲动的节律跳动。

  砰,砰,一声又一声。

  缓慢地,清晰地在这个寂静的空间扩大。

  “丞哥,”顾飞疲惫地睁开眼睛时,眸子正对着头顶的天花板,右手习惯性地抚上床沿,却发现已经没有了温度,他偏了偏头看着蒋丞站在窗台的身影,压着忍不住的咳嗽声问他:“吃早饭了么?”

  “啧,醒了也不知道叫人。”蒋丞转过身子,影子就在脚下,一寸一寸地沿着瓷砖往前蔓延,在床边的时候才形成了一个黑点。蒋丞弯腰亲了亲他的额头,带上了点儿哄小孩子的语调,说:“来,起来吃早饭。”

  “叫了。”顾飞撑着身子坐起来,背靠着床头。听到打开饭盒的声音,便偏着头看向蒋丞,问了句:“今早吃什么?”

  “粥。”蒋丞应了句,手里端着饭盒,顺着椅子坐下,从饭盒里勺了一口粥,轻轻对着粥吹了几口气,又试了试温度才递给顾飞,说:“不爱吃也得吃。”

  “真把我当小孩了啊?丞哥。”顾飞扯着笑,扭着头过去咳了几声,伸手想接过白粥却被人强硬地止住。顾飞看了他一眼,没再说别的,张开嘴咽了下去。

  “之前你不总说自己三岁吗?”蒋丞扯了扯嘴角,收拾了顾飞没吃完的白粥,去卫生间洗了个手才坐在床边。

  “是么?”顾飞低着头,发出疑问的语调,仗着头发遮盖住了自己的目光,便一直看着蒋丞搭在边沿上的手。大概是受意念驱使,他张开手指与蒋丞的手十指相扣,感受到手心上的温度是才忽然觉得安心了不少,尽量地放松语气去应上一句:“现在也三岁。”

  “得了吧,”蒋丞感受到温度的时候顿了顿话音,眼睛有些泛酸,用大拇指摩挲着他的手掌,也没舍得再说什么重话,只低声说了句:“赶紧好起来。”

  “啧。”顾飞大概是有些疲倦,缓缓地合上了眼睛,心里因为这句话而变得有些沉重,他再次睁开眼睛去看蒋丞的时候,手指因为疼痛而有些发颤。

  终究是没忍住叹息一声,那混杂了浊气的目光注视着蒋丞的脸,唇齿张合地吐出了一句:“丞哥,你记得来看我。”

  “瞎说什么狗屁废话。”蒋丞虽然瞪着他,动作却是小心翼翼地扶着他躺下,给他掖被角的时候才低声对他说了句:“我这不是在看着你吗?”

  “嗯,我……睡会儿。”顾飞轻抚着他的手指,心里头有些乱,说睡觉也只不过是为了避免这个话题。

  顾飞慢慢地将露在外面的手缩回到被子里面,在床上翻了个身子背对着他。疼痛一阵一阵地从身体上传来,使顾飞皱了皱眉头,将藏匿于被子底下的手抚上腹部,试图缓解病痛的折磨。

  “顾飞,”蒋丞在那坐了一会儿,目光盯着顾飞的背脊率先打破了沉默,哑着嗓音说了句:“我害怕。”

  顾飞手上的动作因为这一句话而停止,连同心脏也颤了颤,毫无睡意的眼睛在此刻睁开,却不敢对上蒋丞的视线,只得对着面前的墙壁眨了眨泛酸的眼,直到耳边传来逐渐变远的脚步声后才缓慢地合上了眼眸,那滴液体就顺着人的动作滑落。

  丞哥,我太累了。

  02

  蒋丞离开烟雾缭绕的墓地时,被雨丝迷了眼,这一抬眼,才知道已经下雨了。

  清明节的惯例。

  蒋丞在心里说了这么一句后,就接到了医院打过来的电话,电话那边的人语调平稳,像是见惯了生离死别,只是简洁明了地给家属传达应该收到的信息,却不能感知心口被碾过的痛感。

  蒋丞在雨雾里走得着急,全然没发现自己在泥土地上留下的脚印已经被雨冲淡。

  03

  “医生,那个房间里的病人呢?”蒋丞按住医生的肩头,嘴唇因为心脏的剧烈跳动而略微颤抖,像是不愿意相信电话里被告知的消息是真的,重新询问了一遍。

  “他在下午就已离世。”医生摇了摇头,从衣袋里拿出一封信给他,“这个是那位先生留给您的。”

  蒋丞的双手慢慢地往下滑落,怔了许久,双目重新聚焦的时候才看清了医生递给他的物品,伸手接了过来。

  那一刻蒋丞很神奇的没有落泪,脑袋也一直在放空。丢了魂魄似的料理完顾飞的后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搭的车,只是僵硬地招手,弯腰坐进车内系好了安全带。

  手指在信封的边缘搓着,眼睛却一直看着前方,雨还在下,司机的转弯让蒋丞难受地捂住了胃部。

  “我开慢点,您还好吗?”司机从后视镜看到了蒋丞拧着眉头的模样,担忧地问了句。

  蒋丞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仰着头闭上眼睛,手紧紧攥着那封信,耳边是雨水敲打车窗的声音。

  04

  平稳地抵达家中时,雨已经停了,天空也逐渐放晴。蒋丞在门口站了很久,每一个动作都像是放慢了的影片,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反反复复试了几次之后才打开了紧闭的房门,带着一身寒意走进了家中。

  家里比平时都要冷。

  蒋丞脑袋里突然传来这个认知,他愣了愣,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换下沾了泥土的鞋,脱下被雨水侵染的外套,打开电视机调到新闻频道,像极了平日里的琐碎小事,却又与平日不大一样。

  少了爱人的拥抱,少了那杯温度刚适宜的水。

  不愿意再回想过去,于是在做完这一些事后放松了僵硬的身体,坐在沙发上,手指犹豫了会儿才将信封揭开,小心翼翼地取出沾了顾飞笔迹的信纸,将其展开。

  「亲爱的丞哥:

  没想到真的能跟你走大半辈子,也勉为其难的算圆了我跟你第三次过年的时候许的愿。

  外头的天现在怎么样?」

  蒋丞偏着头从窗户里头看了下外面的天,蓝白交织,树枝在下头晃,蒋丞客观地评价了一下,还行,也就一般般水平,没顾飞在的时候好看。

  「如果觉得不好看,就看看我,成么?」

  蒋丞看到这行字的时候瞳孔猛地一缩,手指因为没控制好力度把沙发的布套弄出了褶皱。

  「丞哥,我在离开前给你准备了五个礼物。」

  “顾飞你大爷。”蒋丞闭了闭眼,声音有些哽咽。

  「第一份礼物,就是这封信。我头一次给人写信,好好存着,万一我某天回来没找着,你就完了。」

  你要是不回来你就完了。

  「第二份礼物,很早之前就计划的了,我把这份礼物搁在床头柜的第二个格,知道我为什么放那儿么?」

  废话,不就是方便我拿吗?

  「这礼物没什么特别神奇的,就是个传统的相册,装着我们俩九十九张合照,你待会儿记得去看看。」

  蒋丞边看边在心里答了声好。

  「第三个礼物,是期限很长的玩意儿,猜猜是什么?」

  不猜。

  「是以前那些回忆,你一回头,就能看见。」

  “啧。”蒋丞勉强扯着嘴角笑了笑,头发耷拉下来,在电视机的彩色亮光前,这个笑容显得有些糟糕。

  「第四个礼物,我把它存在你手机里头了,音乐播放器,第一首。」

  蒋丞拿过自己的手机点亮了屏幕,盯着顾飞跟自己的合照看了几秒才打开了音乐播放器,点了播放键。

  “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来了,我向上是迷茫……”

  顾飞以前那略微沙哑的嗓音搭着吉他曲,让蒋丞记起来从前,顾飞站在他的左边,跟他合着这首歌,那时候的风很温柔,枝叶簌簌的声音也很动听。

  “丞哥。”

  这一声让蒋丞抬头看了眼门口,愣了几秒还又垂下了眸子,就听到了顾飞接下来说的那句话。

  “我爱你。”

  蒋丞的心脏因为这句话停止了一瞬,原本就快要恢复原状的沙发布又被攥起了皱痕,连同手上的信纸也被攥得起了一个褶皱。

  「听完了?第五个礼物,打开手机的备忘录,看第一条。」

  蒋丞用手背抹了一下模糊的视线,吸着鼻子按着他写下的步骤打开第一条备忘录。

  ——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以后,它的尸体最终会沉入海底。生物学家赋予这个过程一个名字——鲸落。一座鲸鱼的尸体可以供养整套生命系统长达百年,这是它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

  蒋丞抹着不停歇的眼泪,闭着眼睛躺在了沙发上,脑子里只剩下了信纸里最末端的那句话。

  「丞哥,我爱你。这些东西是我给你最后的温柔。」

  end.

  沐颜

评论(25)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