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颜

浪漫

撒野/小鹿乱撞

  日常向,甜味的


          淡白色的月牙儿一头扎进深蓝色的夜里,稀碎的星在云里晃着,也不知道是云往南还是星子往北。街道上点了几个路灯,估计要想装成天上的星星来夺取人们的目光。


  顾飞从电影院的路旁走出来,骨节分明的右手夹着未燃尽的烟,于是只能用不大熟练的左手握着手机,在等候拨通的时候将绷直的背略微倚着电影院门外的墙,就着这个姿势跟蒋丞播了一通距离不算近不算远的电话。


  “喂?顾飞。”蒋丞的声音里带着磁性,沙哑且低沉,放在电台里也应该是很动人心弦的声调,却还是被顾飞剥开这层包装捕捉到了疲惫感。


  不知道是繁忙工作后的疲惫,还是处于异乡思念成疾而不得缓解的疲惫。


  顾飞缓缓吐出一口烟,指尖在烟身上轻轻敲了两下,说了句:“丞哥元旦快乐。”


  “啊。”蒋丞顿了顿,问了句:“在哪儿浪呢?这风呼啦呼啦吹得。”


  蒋丞那边有些空旷,像是在某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应该是还在跟需要完成的文件作斗争。


  这个世界上也不见得优秀的人就不需要拼命。


  “在电影院门口被风霜凌虐呢。”顾飞说。


  “哦。”蒋丞像是忽然卡了壳,只发出了这么个音节。


  “哦什么哦?”顾飞笑了笑。


  “我靠顾飞,你丫的居然背着我看电影!”蒋丞像是忽然线路接通般忽然提了音量,足以证明他现在非常惊讶,一张嘴能进去一个鸡蛋的那种。


  “你死了。”


  “我好怕怕哦。”顾飞乐得连手里夹着的烟都开始抖。


  烟灰一颤一颤地,似乎非常惊恐,毕竟自己离掉下去也不远,可惜了,没能逃过一劫,风一吹,整个都往上扬,然后打了个卷儿彻底散了个干净。


  “你这怕的一点儿诚意都没有。”蒋丞大概是在往哪儿走,呼吸声有些抖。


  “我错了。”顾飞把烟掐了挺直了背。


  “原谅我吧。”


  身为学霸的男朋友,必须学会变通,该求饶的时候就求饶,这样才能保证爱情的火花刺啦刺啦地发出响儿。


  “哎,你钢厂小霸王的骨气呢?”蒋丞被他逗乐了,虽然语句里不怎么满意,毕竟按照蒋丞的标准估计得跟他对个什么什么什么戏然后被他压迫着嘤嘤嘤求饶。


  “早没了。”顾飞看着路边的人进进出出,又瞅了眼里面影院的方向。


  电影离开始时间还早,估计还得一会儿。


  “在走路?”


  “是啊,准备回……”蒋丞猛地停住了嘴,估计嘴皮子哆嗦了好一会儿才说:“回住的地方。”


  回住的地方?


  请问伟大的蒋丞同学什么时候能回家看看这独守空房的小可怜儿?


  常回家看看听过么?


  顾飞虽然很想这么问,但是他还是非常有眼力地憋回去了,并且在这个过程将脱口而出的话转变成:“行,那你看路,别走歪了。”


  “……我 操 你 妈。”


  顾飞挑了挑眉,蒋丞这句话很显然不是跟他讲的,估计是挤地铁挤得烦了或者被什么人惹了。


  “这么凶残?”顾飞问了句。


  “操,不知道哪里来的傻 逼,想偷我钱包。”蒋丞语气带着没来得急消下去的火气。


  要是在平地上他已经把那个人按在地上横竖摩擦个几百遍了。


  “没事儿吧?”顾飞跟他隔着距离,谁碰上事儿都只能干着急,想帮也帮不了。


  “没事儿。”蒋丞叹了口气,“你位置待会儿发我一下。”


  “怎么,难道蒋丞同学忽然开窍要给男朋友点个爱心夜宵?”顾飞笑着问了句,心底噗噗地往上冒出一个猜测,却被他火速否定了。


  “滚蛋。”蒋丞笑着骂了句,“赶紧发我。”


  “成。”顾飞点回微信给他发了定位过去。


  蒋丞那边突然传出一阵广播的声音,顾飞没来得及听清就被蒋丞的一通咳给打断了,只听见他匆忙地说了句:“我先挂了啊。”


  “好。”顾飞等他挂了电话之后往电影院走着。


  其实他也没想来这边看电影,就是元旦总得有点儿仪式感。


  总得营造点儿他也在的氛围。


  小可怜儿啊。


  “这个明星还怪可怜的。”旁边有个人转过头冲着他旁边的兄弟说着。


  “是啊,隔几天就得被搞一次绯闻。”


  蒋丞对这些明星闹绯闻的事儿不怎么感兴趣,就是这两个人说得嗓门有点儿大,他没法躲避。


  虽然也没能进脑子里,毕竟现在他脑子里只有待会儿回去之后顾飞是个什么表情。


  *


  顾飞从电影院里头出来的时候还有点儿莫名其妙的失落感,也许是不知道几十年代的黑白电影进了脑子,一帧一帧地播放过去的时候还是被撼动,也许是今年的元旦节少了点儿什么。


  少了点儿什么呢?这就应该由叮当猫蒋丞同学补充了。


  顾飞来过这边一次,那时候是他跟蒋丞一块儿来的,他记得这附近有几家店还不错。


  烧烤还是牛杂?吃点五花肉?再来点啤酒……


  手机屏幕在手心震动了一下,一下子划破了这会儿他挑选食物的思路。


  「飞飞,回头。」


  顾飞看到这条消息的后一秒就立刻转过头去,要不是他脖子的活动性好点儿估计就得扭了,但是看见蒋丞穿着风衣站那儿的时候不得不承认还是非常惊喜的。


  心跳得非常快的那种惊喜。


  他跟蒋丞对视了三秒,两个人都站那儿没动,跟被按了静止键一样,特别像偶像剧里头男女主角见面的时候。


  顾飞朝他晃了晃手中的手机,给他回了条信息。


  「丞丞哥哥,你这个称呼起得有点肉麻。」


  蒋丞冲过来抱着他的力度非常大,顾飞往后缓冲了一下才笑着给他拍了拍后背。


  “想死你了。”蒋丞说。


  “我也是。”顾飞顿了顿又问了他一句:“吃点宵夜?”


  “……靠,好端端的气氛被你弄没了。”蒋丞颇为无语地瞪了他一眼,在他后背搓了几下再轻轻拍了一掌,“走。”


  “我下午没吃多少,刚闻到味儿又饿了。”顾飞看了眼路两边摆着的烧烤摊,果断决定去左边那个,人少点儿灯也亮堂。


  “就这儿吧。”


  “行。”蒋丞在他对面坐下应了一句。


  “你吃什么?”顾飞刚坐下就点了几个素的跟几个肉,看出来是非常无敌饿了,“再来点儿肉?”


  “是你想吃吧?”蒋丞自己也点了几个肉。


  “是。”顾飞丝毫不犹豫地应了句。


  “……”蒋丞盯着他看了几秒。


  “嗯?”顾飞放下小菜单,旁边的服务员就过来取走了已经勾画上的单子,“太久没见我又变帅了?”


  “我发现你脸皮越来越厚了。”蒋丞自认为评价得非常客观,虽然顾飞的确长的挺帅,就比自己稍微逊色那么一点点。


  顾飞笑了笑,问了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惊喜吗?”蒋丞把手伸出来,给他使了一个眼神。


  “非常惊喜。”顾飞把手覆盖在他的手心上面捏了捏,“超级无敌霹雳旋风惊喜。”


  蒋丞笑着捏了捏他的手,两个人跟幼稚鬼一样你捏我一下我捏你一下的,也不嫌腻。


  到最后烧烤摆上来的时候蒋丞才发现自己手心已经出汗了。


  “多吃点。”顾飞给他递了几根烤肉。


  “行。”


  蒋丞跟顾飞后面又点了几杯啤酒,趁着酒劲聊了会儿天。说来也奇怪,好像之前的距离也没那么难以克服。


  吃饱喝足之后的俩人就着晚风,慢慢沿着回家的路走,偶尔牵个手哼个歌,打打闹闹地跟着月亮往前走去。


  end.


  


  


评论(4)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