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颜

浪漫

【巫哲元旦24h/5:20】空瓶氧气

 

          新的一年点个推荐给个评论救救孩子吧呜呜呜

         调酒师飞x生活区大触up主丞


  伪情敌变情人


  00


  “我跟你的故事从喧嚣人间开始。”


  01


  夜间的温度越低,行人也就越少,蒋丞在这三三两两人聚集的街道上踩着地上薄薄的一层积雪往前走,哈出来的热气落在空气里都结成了冰雾,他的双手还得捧着手机,要不是有个手套,估计得冻僵了。


  哎,一入冬自己就是一朵娇花,还是差点儿就开败了的那种。


  他走到这儿的时候刚开了直播,弹幕里立刻飘过几百条消息,他瞅了几眼,突然看见有人刷了个礼物带过了一条正居中的弹幕,“up主的鼻尖跟耳朵也太红了吧哈哈哈哈跟害羞了一样。”


  蒋丞有点儿无语,他看了一眼手机里的自己,得,还真跟戴了个红鼻子一样,上了剧场就是那个耍杂技的小丑,分分钟一个杂技就能逗的别人捧腹大笑。


  要不是昨天作死在评论区抽了一个去酒吧找一个帅哥搭讪的挑战,他肯定躲屋子里睡个地老天荒。


  啊,外面为什么这么冷~这么冷~


  蒋丞叹了一口气,搓了搓自己的手心,看了眼两边的酒吧,冲着手机里的直播间说了句:“我们现在可以看见左右各有一家酒吧,看来两家竞争得非常激烈,现在是往左还是往右,让弹幕刷一波来决定。”


  他趁着这会儿功夫,观察了一下两家酒吧,单从外表看左边那一家是新开的,右边那家有些破败,活像是被打劫了一样,他自己来这边没呆过多久,也不知道哪个更好,要是他选,他肯定去新开的。


  他瞟了几眼弹幕,一整排的往左往右往左往右,眼睛差点儿没变成老花眼,唰唰唰的重影。


  “啧,蒋丞选手最终还是选择接受这个高难度挑战,让我们看看左边的酒吧里头有没有帅哥。”


  


  02


  蒋丞自认为自己瞎扯淡的功夫还算是不错,当然这是在自己心情十分愉悦的情况下,但是在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人或者事情的时候,身上就会立即流露出不爽的状态。


  比如现在。


  身为视力五点二的学霸,在这个酒吧的吧台坐下之后环视了一周,除了发现周围全是男人之外,也没发现什么帅哥。


  正想对着直播间说没发现什么帅哥的时候,就看见了一双大长腿正冲着他这边走过来,他刚打算抬头看一眼那人脸长得怎么样,就跟那穿着工作制服的男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只一眼,他嘴角抬起的弧度立马就被压下去了。


  居然是顾飞。


  如果这个时候有个镜子摆在他面前,那镜子里头肯定能看见他脸上表现出来的一整排的“不爽不爽不爽”。


  从大学开始他们两就互相看不对眼,看不顺眼的理由非常非常多,但是最主要的理由蒋丞觉得有点傻 逼。


  他俩算是半个情敌。


  说是半个,主要是因为那时候跟他表了白后又追他很久的且据说是自己后援团的团长的妹子居然在下学期果断跟自己say goodbye,然后还一脸严肃地跟自己说她不喜欢自己了,顾飞真的太帅了balabal…以至于蒋丞从第一眼看见顾飞就对他印象非常不好。


  再加上顾飞经常跟不是好鸟四个人呆在一块儿,还被传言是这一片儿的小霸王,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次他偶然进去一次顾飞的那家小店铺,买了瓶非常具有设计感的果汁,结账的时候问了句这个裹着不知道什么盖子的瓶子怎么开的,就被他用一种夹杂着不知道是嘲弄还是什么看了一眼,自那之后两天一见面的气氛就倒计时的炸弹一样一触即发。


  不过也许是蒋丞单方面的。


  总而言之在这儿看见他就是非常不爽加上一点儿心虚。


  毕竟摄像头还冲着人家的脸,他看了几眼弹幕,又瞅了一眼顾飞,直接抬手关掉了直播,将手机反扣在桌面上,去他 妈的挑战吧,现在立刻马上回床上睡觉。


  他刚想站起来,就看见顾飞站定走到吧台前面,并且伸手拿了一个蒋丞喊不出来是什么名字的东西的。蒋丞第一反应就是他想干架,没想到他只是把一种带着浓烈酒味儿的液体倒入这个器皿里面开始摇晃。


  蒋丞看了几眼,如果抛开那些偏见来客观评价,顾飞的手生得骨节分明还挺好看的,他用一边手握着摇酒壶在摇晃,里面的深蓝色液体跟着他的动作上下晃动,像潺潺不息的海洋。


  顾飞抬头看了他一眼,语气里什么情绪也没有地问了句:“来酒吧自拍?学霸品味还挺特别啊。”


  “不是。”蒋丞瞪了他一眼,谁会那么傻 逼地在这种地方自拍啊。


  “嗯,要喝点儿什么?”顾飞十分公事公办地问了句。


  “能不点吗?”蒋丞问了句。


  顾飞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摇着自己手里的摇晃器。


  “……那什么,”蒋丞皱了皱眉头,看顾飞那副表情感觉不点都欠着他点儿什么一样,就问了句:“有菜单吗?”


  虽然他之前有来过几次,但基本上都是跟潘智那些人来的,自己来的时候也不点酒。


  鬼知道这破地方规矩那么多。


  “有。”顾飞暂停了摇晃酒杯的动作,取了一份酒吧里面列的菜单给他。


  蒋丞拿过来翻了翻,感觉这里面正常一点儿的名字就是“长岛冰茶”了。


  估计度数不高,他不清楚自己的酒量,跟潘智在一块儿喝酒都是他挡着,以至于蒋丞至今对自己的酒品都没什么了解。


  “那就来一杯长岛冰茶吧。”蒋丞指了指那个菜单上的酒的名字。


  “成。”顾飞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像是说点儿什么,但是又没说,只是拿自己的那些专有的工具做着应该做的工作。


  都成习惯了。


  现在的每一步都能够准确无误,不像之前那么慌乱,啊,成了别人口中的顾飞。


  蒋丞看着也不像是会喝酒的样子,但是估计自己一问出口就会被蒋丞用小明爷爷来反驳,所以就没问,他也不是什么喜欢管闲事儿的人。


  “给。”顾飞把调好的酒递给他,酒里面还加上了片绿叶点缀。


  “哦,谢谢。”蒋丞应了句。


  “嗯,不客气。”顾飞也笑着回了句。


  “啧,你笑什么?”蒋丞瞪了他一眼。


  “没,你太有礼貌了。”顾飞收了笑,说了句,“我差点儿没给你鞠个九十度的躬。”


  “……”蒋丞有点无语,干脆低头闷了一口酒,这酒感觉起来味道还不错,入喉的时候有点甜,还有点儿苦,像红茶。


  顾飞没再跟他搭话,蒋丞也没再开口,只是闷头喝着酒,感觉味道不错是不错就是容易晕,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头有点儿重,估计现在加点儿燃料他就可以原地起飞了。


  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过来一个男人,他刚开始没在意,但是感觉那个人的手在自己身上乱碰的时候他的火气立马就上来了。


  “碰你大爷!”蒋丞拽着那个人的手往下掰,虽然他现在不清醒,但是打人的劲儿还是非常足的。


  “不是!疼疼疼,兄弟先放手啊。”那个男的疼得眉头都皱起来了,“你不约啊?”


  “约什么?”蒋丞甩开了他的手,瞪了他一眼。


  “约炮啊。”


  那个男的用着一种怀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又补了一句“不约算了”之后就走了。


  “约炮?!”蒋丞感觉自己内心受到了冲击,现在社会开放到这种地步了?!


  “这里是gay吧。”顾飞在旁边不咸不淡地补充了一句。


  “我 操 ?”蒋丞内心一万个妈卖批,他妈/的自己眼光怎么那么准偏偏挑了个gay吧,不对,关键是顾飞为什么在gay吧工作啊?


  他是gay?


  不是吧?


  啊……


  蒋丞现在感觉自己现在意识有点儿涣散,他在晕倒前的最后一秒钟想到的唯一是这酒的后劲真/他妈大啊,再分神想的唯二就是自己要在顾飞面前丢脸了。


  真操蛋啊。


  tbc.


  沐颜2020.1.1


  5:20


  祝新的一年,平安喜乐。


评论(53)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