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颜

浪漫

「撒野恋爱十五题/1:00」岁月忽已暮

  00


  我要吻你,在热带雨林温热的雨水里,在我滚烫炽热的爱意里。


  01


  “带好东西了么?”顾飞戴着棒球帽,略微倾斜着身子靠在木质门框上,看着半蹲在地上收拾东西的人,“丞哥,屁/股缝露出来了。”


  “滚你大爷,”蒋丞瞪了他一眼,却还是很注意形象地站起来提了提裤头,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收拾的东西,确保没有遗漏之后,没忍住感叹了句:


  “哎,第一次出远门儿。”


  “这话说得好像我之前都没带你出去玩儿一样。”顾飞把行李箱从他手上接过来,虚情假意地装出委屈的声音说了句:


  “兔兔好憋屈。”


  “憋屈个屁。”蒋丞看了他一眼,“这性质能一样么?”


  “哪里不一样了?”顾飞听到这句话,把行李箱放在原地站直了看他,“不都是牵手亲嘴逗趣子然后晚上搁房里头打/炮么?”


  “……”蒋丞跟他对视了几眼。


  “有毛病么?”顾飞没忍住笑意问了句。


  “没有,非常没有毛病。”蒋丞把护照直接给他揣口袋里,叹了口气说了句:“几点了?到点儿去机场了没?”


  “丞哥,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忘了件事儿?”顾飞挑了挑眉。


  蒋丞眨了眨眼睛,顾飞又挑了挑眉。两个人你一眨我一挑的,差点儿给整抽搐。


  “早安吻。”顾飞往前踏了几步,将帽子摘下拿在手中,站在他身前。


  眼前的人穿着一件白衬衫,衣领处戴着的深蓝色领带都是蒋丞亲眼看着那修长的手指带着深蓝色的领带折叠穿戴整齐,更不用说裤腰带了。


  这么一看诱惑力更是放大了好几倍。


  蒋丞跟他对视了几秒,没抵制住诱惑,便凑上前去,与顾飞进行负距离接触。两个人的唇瓣贴着唇瓣,顾飞的舌尖时不时舔过他的牙尖,手指不轻不重地搭在他的腰上,时不时还在腰间上摸索。


  蒋丞盲猜自己的衣服上一定会留下痕迹,毕竟他今天跟顾飞穿的是“情侣装”。


  啧,又舔又咬的,还好面前没有镜子。


  *


  在快要走火的那刻,两个人才停了下来,顾飞看了一眼时间,“走吧,到点儿了。”


  “成。”蒋丞关好门问了句:“骑你那小玉米儿?”


  “装不下。”顾飞在前面拉着行李箱,转过身来等他,“我们得出去外头叫辆车。”


  “当初省钱买辆车多好。”蒋丞点开手机看了眼滴滴打车有没有司机接单。


  “咱俩谁有证?”顾飞问了句。


  “什么证?”蒋丞没反应过来,有司机接单之后他才抬头看了他一眼。


  “老司机,”顾飞故意顿了顿,“开车驾驶证。”


  “顾老师您现在也知道开车要考证了啊?”蒋丞笑了笑。


  “是啊,”顾飞应了句,“谁叫我有个学法的男朋友。”


  蒋丞啧了声,没再说什么。


  这次他俩去旅行,选的地点是热带雨林那种天气的。


  估计下雨时间多一点,蒋丞那个时候看了一眼顾飞的箱子,里头还装了个相机,说是打算到那边拍些景。


  不知道那边能不能看见漫山遍野的星星。


  蒋丞在心里头叹了声气,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叹气越来越多了,难道是中年阶段准备往自己涌来的预兆?


  顾飞一抬头就看见蒋丞盯着手机在笑,样子看起来有点傻。


  在看什么?跟美女聊天……应该不太有可能,毕竟他俩是一个对女孩子没有感情的杀手。


  顾飞拉了拉蒋丞的手,就看见蒋丞立刻把手机收回到口袋里。他看了眼蒋丞,问了句:“笑什么?”


  “没什么。”蒋丞笑着说了句。


  总不能说,我想到咱俩老了之后,两老头坐摇椅上下棋吧。


  顾飞看了他几眼,没再问下去。


  02


  等两人从家里到机场,然后到真正坐上飞机的时候蒋丞还有一些不真实感。


  就这么出发了?


  顾飞坐在他旁边,帮他捋了捋衣服的褶皱,顺势牵起了他的手,两个人温热干燥的手心就这么触碰到一起,蒋丞的心一下子就觉得安稳了不少。


  两个人未来要做什么谁都没有明确的提过,只是靠着对方的温度便这么走下去,虽然顾飞跟他都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但当真正别人不友善的目光聚集在你的脸上时,还是会非常难受,即使两个人都没讲这事儿。


  毕竟现在也坚持下来了,而且蒋丞也没觉得有多难。


  但是他脑子里一直转着的想法就是,离开这个地儿,到时候在人群里接吻是不是也没谁会把目光看着他们俩。


  “丞哥,在想什么?”顾飞凑近他耳边问了句。


  “在想事儿。”蒋丞说了句。


  “事儿是谁?”顾飞看着他,“是不是刚才在等车那时候你跟她聊天那个人?”


  蒋丞愣了一下,动用强大的大脑思考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憋不住笑意,便压低了声音说着:“是,你吃醋啊?”


  “是啊,醋劲儿可大了。”顾飞也学他压低来声音说着。


  “顾飞你今年几岁了还这么幼稚。”蒋丞笑了笑,捏着他的手掌心。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动作就蕴含了一些安抚,喜欢,以及温存的韵味。


  “三岁半吧。”顾飞看了一眼外头的蓝天白云,“你也三岁半。”


  三岁半,该是有人疼的年纪。


  他要是真的三岁半就见到蒋丞,估计就能看见蒋丞毛还没长齐,牙齿还是智齿,一切都是刚开始的时候。


  他看了眼蒋丞,却发现他正皱着眉头,让我们猜猜蒋丞先生究竟想说些什么呢?这眉头皱的跟川字没太大的差别,就是男朋友滤镜强大,这个角度看起来问题也没太大,如果换个角度……


  “我们三岁半就牵手亲嘴不大好吧?”蒋丞说了句。


  这句话直接打断了顾飞同学的思路,以至于他遭受了愣几秒的攻击,几秒钟后,顾飞才偏过头去,肩膀一抖一抖的。


  蒋丞看他那动作就知道他笑了,要知道蒋先生可是个能参破男朋友各种动作的人。


  “好笑吗?顾先生。”


  这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不好笑。”顾飞压抑这不断上扬的嘴角,后来实在没憋住,一口白牙就这么露出来了。


  “……”蒋丞看着他,“顾飞你个狗逼玩意儿是不是欠收拾了?”


  “没,”顾飞收了一下张扬的大笑表情并及时切换到正经模式,“我错了。”


  “你睡会儿,到时候喊你。”


  蒋丞盯了眼顾飞给他递的靠枕,接过来试了一下,“哎,舒服。”


  最近睡眠都少的很,刚等飞机的时候他都已经抑制不住体内地洪荒之力想立刻倒头就睡。


  离昏睡前的唯一念头就是——这趟是去度蜜月~


  这句话在蒋丞心里绝对值得用波浪号。


  03


  到达那个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天地与山水陷入了同一种颜色,这正是他们相濡以沫的时刻。


  顾飞跟他找了个当地的民宿,风景还不错。


  两人将行李收拾妥当,便坐在了沙发上,沙发里的海绵略微往里陷,24寸的电视屏幕被房间暂居的主人按亮,彩色的画面蹦进了两人的眼瞳里。外面的风开始变得微凉,像是带着雨汽,轻悄悄地钻进半拢着的窗,在空气里荡漾。蒋丞的手在顾飞的腰间点着,触碰着他的肌理,温热且让人悸动。


  “丞哥,”顾飞用余光瞥了他一眼,捉住了他还想为非作歹的手,“好好发育,别浪。”


  “游戏里台词学的不错啊,兔飞飞。”蒋丞往后仰靠在沙发椅上,身体支撑着自己略微起来而后又砸下,顾飞在那边就被震了一下,蒋丞偏过头去掩盖笑意,假正经地感叹了一句,“哎这沙发太软了。”


  顾飞挑了挑眉,也有样学样,砸的力度甚至比他的还大。


  杠上了啊?好,蒋丞选手决定接受这个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挑战。


  这种事情,蒋丞选手还没有失手过。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两个人将沙发变成了“战斗武器”,沙发大概是想报仇,接着机会让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肩膀碰着肩膀,甚至还有些负距离接触的念头。


  顾飞再一次发起进攻之后,等待着时机,将蒋丞抱在怀里,说:“丞哥,外面下雨了。”


  “哦。”蒋丞瞅着他,动了动他的手臂,“能放手了吗?”


  “出去逛逛?”顾飞放开他说了句,“拍点片,顺便去买点儿东西。”


  “什么东西?”蒋丞很有眼力地问了句。


  毕竟根据蒋丞选手分析,在离开之前顾飞说的那句话确实没有毛病,所以这种事情两个人是一定会做的。


  “吃的,还有……”顾飞顿了顿,“套子。”


  “哦。”蒋丞摸了摸鼻子。


  04


  外面的雨不大不小,两个人共用一把黑色的伞,没有波点也没有花纹。


  很符合两个人的气质,看起来既简洁又高大上。


  行人脚步匆忙,只有他跟顾飞慢慢地沿着路走,时不时等着顾飞拍点照片,照片里什么都有——路上匆忙离开的脚步,撑着五颜六色的雨伞,还有朦胧细雨碎在地面的场景。


  “多买点好吃的,”蒋丞在雨声里,说了句,“回去给你展示一下丞哥的手艺。”


  “这么突然啊?”顾飞的目光触及他眼底的笑意,不过三秒便悄悄躲避开,继续往前走着,却又时刻注意着他的话。


  “惊喜吧,今晚的饭桌上肯定都是你喜欢的。”蒋丞信誓旦旦地说着,还顺便问了句:“你男朋友棒不棒?”


  “棒,”顾飞笑了笑,“你在我眼中是最棒的。”


  “那必须的。”蒋丞也笑着应了句。


  现在蒋丞的心里已经炸开了几朵烟花,以证明他的心情非常的好,甚至哼起了歌,在想接着往前走的时候,却发现顾飞就站在那儿看着他没动。


  “怎么了?”蒋丞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丞哥,接个吻。”


  顾飞的声音透过雨汽,清晰地闯进蒋丞的耳膜,甚至闯入心里。


  这时的雨似乎又下得大了些,有一些飘到了顾飞的手上,或者落在他的肩头。


  蒋丞就这么站着不说话,眼眸触碰着他心尖上的光,没再多想,就贴上他的双唇,与其唇齿交缠。


  05


  两人带着炽热的爱意,站在人间,在热带雨林温热的雨水里接吻,如鱼得水,使天地皆为之映衬。


  end.


  8.7七夕贺文


  这篇应该还可以写得更好一些,但是时间不再允许。兀自偏用了上帝视角,想,就这样看着,顾先生与蒋先生相爱一生,也算是三生有幸。


  沐颜。


  


评论(32)

热度(165)